金沙娱场城1991-welcome

地环学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党建工作 > 党史学习教育 > 正文 党史学习教育
渊子崖保卫战:村自卫战的典范——渊子崖烈士纪念塔碑文敬读
作者:  来源:    日期:2022-05-23    浏览次数:

2022-05-16来源:学习时报作者:林凯歌

1941年12月,在山东省沭水县(今莒南县)渊子崖村,面对1000多名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疯狂进攻,全村男女老少凭借简陋的土枪、土炮、砖头和棍棒奋起反抗,谱写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农民自发组织的规模最大、最悲壮、最具民族不屈精神的浴血保卫战。1944年,为纪念在渊子崖保卫战中死难的烈士,沭水县政府在该村北面的山岭上立塔纪念。渊子崖烈士纪念塔,由当地特产的红色水成岩条石雕砌而成。塔底周长18米,塔身高9米,呈六角七级宝塔造型。纪念塔坐北向南,塔身共铭刻了242位烈士的名字,以及陈士榘、谢辉、高赞非和沭水县政府的题词。纪念塔第一层刻有《沐水县烈士塔纪略》。

打日本救中国,人人有责,韩复榘军队不战而退,我沭水人民和全山东人民一样的揭竿而起,在共产党领导下,坚持对敌作战,保卫自己的家乡,许多民族英雄在这伟大的卫国战争中,尽到了他们的责任,为国为民流尽了他们最后的一滴血。这些英雄们的事绩(迹)正是我们后死者的榜样,也是沭水人民的光荣。尤其渊子崖一仗,更显现出中华民族的伟大气节,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廿日,日寇以千人之众,包围上来,用近代化的武器,屠杀我徒手的中国人民,纵火烧毁我房屋,施行其残(惨)无人道的三光政策,但是没有一个人屈服,钢枪不多,就用铡刀菜刀当武器,男人守围坚持与敌搏斗,妇女儿童在敌人炮火下搬运弹药石头,男女老幼一齐下手,他们知道,不管敌人怎样残暴,对待敌人只有一个办法:打!在敌人面前至死不屈服,战斗从晌到晚,坚持到最后一条街,正在激烈肉搏的时候,八路军赶来解围,才把全村群众救获出来。在这一战斗里,我虽伤达百余,但亦杀伤了百余敌人,沭水的优秀子弟表现出可敬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,不少的人拼掉了自己的性命,中共板泉区分区委书记刘新一同志,民主政权区长冯干三同志,以及优秀的共产党员赵仝、刘成汉、谷洪安同志,和我渊子崖战斗中百余亲爱同胞,他们为了人民事业,做卫国战争的先驱而英勇牺牲,这是值得我们大书特书和永远追念的。

日寇打进中国已经快七年了!在野兽们疯狂的烧杀下,多少人被屠杀,多少人流离失所,多少人家破人亡,多少妇女被奸淫,现在是清算血债的时候了!我们知道:烈士的血不是白流的,血的债要用血来偿还!让我们蹅(踏)着烈士的血迹斗争前进吧!

碑文生动还原了渊子崖保卫战的历史场景,将党与人民团结一致、英勇作战的壮烈事迹呈现出来,并呼吁人民为夺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而无畏前行。

渊子崖: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村庄

在今天的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板泉镇的沭河东岸,坐落着一个名叫渊子崖的村庄。20世纪30年代,为躲避匪盗祸乱,渊子崖村四周筑起了5米多高、1米多厚的土夯围墙,墙上有垛口、枪眼,四个角还各建一座炮台。村自卫队手里不仅有从敌人手里夺来或买来的少量钢枪,还有几十支土枪和9门土炮,土炮射程达250米,威力不小。

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,沭河以西是日军占领区,八路军则在沭河东岸活动,渊子崖村成了敌占区和抗日游击区之间的“拉锯区”。1940年10月,抗大工作团来该村宣传抗日。年底,村里建立了民主政权,选举林凡义担任村长,并成立了“农救会”“青抗先”“妇救会”等群众抗日组织,不久还建立了村民抗日自卫队,随时提防着日伪军的侵犯。

对待敌人只有一个办法:打!

小梁家据点的汉奸曾多次到村里替日寇要钱、要粮,都被村民打跑了。与此同时,渊子崖村也因其“拉锯区”的特殊区位条件,成了敌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1941年12月20日凌晨,到沂蒙山区进行“铁壁合围”的1000多名日军,经过渊子崖村附近,准备返回新浦(今属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)驻点。小梁家据点的汉奸称渊子崖村驻有八路军,并指引日军奔袭渊子崖村。面对穷凶极恶的侵略者,全村312名自卫队队员和老幼妇孺,在村长林凡义的带领下同仇敌忾,利用村子的围墙,拿起土枪、土炮、铁锨、铡刀等英勇抗击敌人进攻。敌人先是炮轰围墙和村庄,村民们用土炮还击。之后,敌人选择相对薄弱的东北围墙猛攻。村民们冒着弹雨,用门板、石块把缺口堵上,等日军靠近就用枪打,家里没有枪的就用石块砸向敌军,用锨、铲、钩等农具打。渊子崖保卫战一直激战到傍晚,最终八路军赶来解围,全村群众得以获救。

渊子崖保卫战打出了农民群众抗战的气势,打出了沂蒙儿女的风骨。为了颂扬渊子崖人民的英雄事迹,毛泽东亲自在延安《解放日报》上撰文,高度评价该村是抗日战争村自卫战的典范,渊子崖村因此被誉为“中华抗日第一村”;1942年,渊子崖村被当时的滨海专署授予“抗日楷模村”荣誉称号。渊子崖保卫战传到日本后,裕仁天皇曾发出长叹:中国平民都如此硬骨头,我们岂能征服中国?指挥攻击渊子崖村的日军联队长坂田晚年撰写回忆录时这样感慨:“我至今对我的对手(感到)不可思议,可更让我震惊的是这帮平民!”

抗日忠烈:滔滔沂水泣英魂

面对敌人的进攻,渊子崖村民以“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”的豪迈之气,用血肉之躯抵御残暴的侵略者,以落后的武器装备抗击装备精良的敌人。在白热化的战斗中,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渊子崖村民拿起铁锨、锄头、菜刀与手持刺刀步枪的日本士兵展开血淋淋的殊死搏斗。有的仅靠一把农具以一敌众,有的用菜刀砍下敌人的头颅,有的与敌人同归于尽;有的夫妻双双同日军拼杀,有的父子在巷口阻击敌人,有的母女合力同敌人撕打在一起;父亲牺牲了儿子补上,哥哥倒下来弟弟冲上前;一个人倒下去了,另外一个人又冲上去……

面对敌人的进攻,渊子崖村民同敌人展开惨烈的巷战、肉搏战。年轻的自卫队队员林端五用铡刀将冲上来的敌人砍死,自己也中弹牺牲。林端五的父亲林九宣见儿子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,不顾一切地迎着后边的敌人冲了上去,用长矛捅死了一个日本兵,老人也不幸被敌人刺中。面对敌军的包围,林庆海点燃火药罐扔向敌人,自己也被烧成火人。17岁的林庆宝赤手空拳同日军夺枪,牺牲后,双手被刀刺割得血肉模糊。林清义、林九星等十几位老人同敌人拼杀在一起,不幸全部中弹牺牲。

Copyright 2014-2016 金沙娱场城1991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院地址: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中路58号(雁塔校区)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秦唐大道48号(临潼校区)

版权所属: 金沙娱场城1991